阿道夫·加兰德

编辑:自己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6-04 19:50:32
编辑 锁定
同义词 阿道夫伽兰德一般指阿道夫·加兰德
阿道夫·加兰德,不但是一位优秀的指挥官,他本人也是一位创下击落104架敌机的王牌飞行员。在德国空军中享有很崇高的威望,被大家尊称为“小胡子将军”。
中文名
阿道夫·加兰德
别    名
小胡子将军
国    籍
德国
出生地
Westphalia Westerholt
职    业
纳粹德国飞行员

阿道夫·加兰德任职经历

编辑
加兰德将军29岁就担任德国歼击机部队司令,在他的指挥下这支年轻的部队创下了令人惊叹的成绩,德国的最高荣誉钻石双剑橡叶骑士十字勋章一半为战斗机飞行员所得,二战中德国战斗机飞行员击落百架以上的王牌高达107人,还有大批来自轰炸机部队的优秀飞行员,从中还出了战后北约司令和西德空军参谋长。

阿道夫·加兰德主要经历

编辑

阿道夫·加兰德少年时期

加兰德出生在位于Westphalia的一个小镇Westerholt,家中排行第二,长子是位律师,下有两个弟弟。12岁起开始做飞机模型,16岁开始飞滑翔机,1932年,加兰特从兴登堡高中毕业。同年进入Lufthansa(汉莎)航空学校接受民航机飞行训练,1年后得到第一张飞行执照。此时的德国政府开始成立“黑色空军”,加兰德被“邀请”进入空军成为战斗机飞行员。1935年,加兰德驾驶Fw 44双翼机进行训练飞行的时候发生意外,造成眼睛部分失明,虽然在指挥官瑞特尔少校的协助下得以继续飞行,但是1年后又再次坠机进了医院,不死心的他,把医院视力表上每一个字母和数字的排列顺序硬背了下来而通过了体检,不过第一次坠毁时留下的玻璃碎片一生都留在他的眼睛里。

阿道夫·加兰德兀鹰军团

阿道夫·加兰德(照片2) 阿道夫·加兰德(照片2)
二次大战开始后,加兰德在波兰进行地面攻击任务,驾驶机种改为亨舍尔Hs 126,1939年10月1日,获颁铁十字勋章,但被调往JV 27的安排令他十分不满,因为这样一来作战的机会就不多了。他于是经常私自出击,从1940年5月12日取得初次战果,一直到法国战役结束,一共击落12架敌机。
1941年11月17日,恩斯特.乌德特自杀,战斗机总监莫德尔斯从俄国赶回时飞机失事身亡,戈林任命加兰德为新的战斗机总监。1942年1月28日,希特勒第3次接见了加兰德,并在他的勋章上加上了钻石,他是全德军第二位得到所谓「钻石橡叶宝剑骑士铁十字勋章」荣誉的人。

阿道夫·加兰德雷霆作战

阿道夫·加兰德(照片3) 阿道夫·加兰德(照片3)
1942年3月,初任总监的加兰德策划了一次战斗机掩护行动(Operation Thounderbolt),要掩护德国海军三艘主力舰(战斗巡洋舰沙恩霍斯特号Scharnhorst,战斗巡洋舰格内森瑙号Gneisenau、重巡欧根亲王号Prinz Engene)由英国的布列斯特港出发,冲过英吉利海峡回到汉堡。此一战果让他被提升为准将,不久后,才刚满30岁的加兰德就又被提升为少将,却同时也因此失去了升空的乐趣。主要工作变成了巡视驻扎各地的战斗机联队和坐办公室,不过他仍时常违反规定升空作战。
身处高位后,加兰德渐渐不满於希特勒的刚愎自用和不当指挥,特别是Me 262的使用上,戈林的冲突也越来越大,戈林常把盟军轰炸成功和德军的损失都归咎于战机飞行员,最终导致了1945年1月战斗机飞行员的“反叛”,之后加兰德即被解职。
加兰德因为被解职,而得到了成立他自己的Me 262中队的机会。他的中队成员包括格尔德·巴克霍恩,瓦尔特·克鲁平斯基海因茨·巴尔,埃里希·霍哈根,京特·吕左,威廉·赫格特,每个都是得过骑士铁十字勋章的王牌。

阿道夫·加兰德军事特征

编辑

阿道夫·加兰德致命的米老鼠

加兰德著名的机身标志是一只抽雪茄的米老鼠,米老鼠左侧是 JG26 的徽章,下方是 JV44 的徽章,代表著曾任这两个联队的指挥官的加兰德。

阿道夫·加兰德王牌胞弟

加兰德有两个弟弟,同样是击坠数超过5的王牌飞行员
PaulGalland,击坠数17,1942年10月31日驾驶Fw 190A-4(WNr 2402)被喷火击落。
Wilhelm-Ferdinand "Wutz" Galland,击坠数54,曾获骑士铁十字勋章,1943年8月17日驾驶Fw 190A-5被P-47雷霆击落。

阿道夫·加兰德军衔变化

1934年10月,少尉(Leutnant)
1939年10月1日,上尉(Hauptmann)
1940年7月18日,少校(Major)
1940年11月1日,中校(Oberstleutnant)
1940年12月4日,上校(Oberst)
1942年12月,少将(Generalleutnant)
1944年11月,中将(Generalleutnant)

阿道夫·加兰德参加战斗

1937年5月7日,加兰德以所谓“志愿者”的身份被送到西班牙,加入了兀鹰军团,主要以亨克尔He 51双翼机执行地面支援任务,执行了超过 300 次的飞行任务。作战中他发展了俯冲轰炸技术与一些新的对地攻击战术,离开西班牙前,加兰德获得了弗朗戈政府颁发的钻石黄金西班牙十字勋章,西班牙历史上只颁发过12次这只勋章。二次大战-兀鹰军团二次大战开始后,之后,加兰德以JG 26 Schlageter联队第3大队大队长的身份,参与了不列颠空战,第一次出击就击落2架敌军战机。7月18日升为少校;8月22日达到17架击坠数,获颁宝剑骑士铁十字勋章,并成为JG 26的指挥官;9月25日,击坠数达40架,希特勒亲自颁发了橡叶宝剑骑士铁十字勋章;11月1日,击坠数达到50架,被晋升为中校;12月的时候就已经是上校了。1941年7月21日,击坠数达到70,被击坠次数2。
1939年9月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时,加兰德担任第2教导联队第4俯冲轰炸中队(4.(StG)/LG2)的中队长,飞的是Hs-123双翼对地攻击机。然而加兰德想飞的是战斗机,因此他说服了航空医官,以“不适合在开放式座舱飞行”为由,将他调往战斗机单位。于是加兰德在1940年4月调往第27战斗机联队(JG27),并于5月12日,也就是西线战役展开的第三天,达成了他大战中第一次的击坠记录。在6月6日调往第26战斗机联队(JG26‘Schlageter‘)之前,加兰德已经击落了12架敌机。在调往JG26任第3大队大队长的同时,加兰德也晋升为上尉。8月1日,加兰德以击落17架敌机,及在西班牙、波兰无数对地攻击的光荣记录,获颁骑士铁十字勋章,并晋升少校。他是JG26第一位获此殊荣者。
1940年8月底,德国空军大幅更替前线指挥官,戈林希望藉着替换较年轻的指挥官能改善对英国攻击的成效。在这次变动中,加兰德于22日接替了汉德瑞克少校(MajorGotthardtHandrick,1936年柏林奥运会五项全能世界冠军,总击落数10架)成为颇负盛名的JG26‘施拉格特’(Schlageter)联队联队长。9月24日,加兰德击落一架英军飓风式战机,累积击坠数40架,因此奉召至柏林接受希特勒颁赠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成为国防军中第三位受奖者(第一位是陆军的狄特尔将军,第二位是空军默尔德尔斯少校)。至1940年年底,加兰德击落57架的记录使他成为空军中击坠数的领先者。随着德军的东进,驻守英吉利海峡前线的战斗机单位只剩下加兰德的JG26‘施拉格特‘和瓦尔特·奥梭少校(MajorWalterOesau,第三位击落架数超过一百架的飞行员)的JG2‘里希特霍芬‘(Richthofen)联队独撑大局。6月21日,加兰德在海峡前线的击坠数已到69架,因此成为全军第一位获得佩剑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的人(他的老对手默尔德尔斯在第二天获颁),同时也晋升中校

阿道夫·加兰德主要荣誉

金质钻石西班牙十字章 金质钻石西班牙十字章
钻石金质飞行员-观测员双重资格徽章(CombinedPilots-ObservationBadgewithDiamonds)
1939年6月6日,钻石金质西班牙十字章(SpanishCrossinGoldwithDiamonds)
1940年7月18日,铁十字勋章(IronCross)
1940年8月1日,骑士铁十字勋章(KnightsCross)
1940年9月25日,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KnightsCross-withOakLeafs)
1941年6月26日,橡叶佩剑骑士铁十字勋章(KnightsCross-withOakLeafsandSwords)
1942年1月28日,钻石橡叶佩剑骑士铁十字勋章(KnightsCross-withOakLeafs,Swords,andDiamonds)

阿道夫·加兰德人物故事

编辑

阿道夫·加兰德执着飞行梦

阿道夫·加兰德(照片4) 阿道夫·加兰德(照片4)
在家乡附近的一个简易机场,阿道夫加兰德开始用自制的滑翔机尝试飞行。1932年2月27日,就在20岁生日前夕,他创造了德国西北部地区新的滑翔纪录,滞空时间达到2小时6分5秒。1933年,他夺得德国西部地区滑翔机大赛的冠军。从此,他未来的人生旅程似乎注定将要与飞行相伴,只不过这绝非一条坦途。
那时,全世界都处于经济大萧条时期,世道艰难。一战结束后,德国不仅要面对战败投降的屈辱,还要接受苛刻的《凡尔赛和约》所规定的割地赔款,以及军事发展上的种种限制。德国战败后,军事航空被协约国严令禁止,甚至民用航空也一直到1922年后才在诸多限制条款下重新恢复。热爱航空的年轻人们唯一能实践飞行梦想的途径,就是参加滑翔机俱乐部。
事实上,当时德国的民用航空很大程度上控制在军方手里。20世纪20年代中期,德国航空工业重新振兴,像位于奥格斯堡的梅塞施密特公司、不来梅的福克-沃尔夫公司、腓特烈港的多尼尔公司、瓦尔讷明德的亨克尔和德绍的容克公司都已经达到了很高的水平。当一战胜利者们还在驾驶着过时的木制双翼飞机时,德国飞机设计师们已经研发出了先进的全金属结构单翼机。
20世纪30年代初,德国违反《凡尔赛和约》的限制条款,开始重建一支小规模的空中力量。由于负责重建的埃哈德米尔希此前于战后的20年代曾在民用汉莎航空公司任职,因此同样在违反《凡尔赛和约》的情况下,在汉莎航空公司的4所民航航校里,培养出了一批精通军事航空技能的飞行学员,阿道夫加兰德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阿道夫·加兰德(照片5) 阿道夫·加兰德(照片5)
1932年,加兰德从位于不伦瑞克的德国商业空运学校毕业,次年进入汉莎航空公司。此时,随着希特勒逐步夺取了德国政权,在赫尔曼戈林领导下的德国航空委员会重组了航空兵部队,飞行员们被秘密地送到苏联和意大利受训。加兰德随赴意大利的学员队临时加入了墨索里尼的意大利空军,接受战斗机飞行员训练。
1934年2月,加兰德正式加入了重建的德国空军。1935年4月,在德国空军第2联队,也就是著名的“里奇特霍芬”联队任战斗机飞行员的加兰德,在一次飞行中不幸坠机,几乎终结了飞行生涯。数月后,尽管左眼里仍旧残留着玻璃碎片,加兰德在伤势痊愈后还是重新归队。一份体检报告称,他已经不适合继续飞行,然而不知道是由于严重的官僚主义还是某位好心人的暗中相助,这份足以葬送掉他飞行梦想的报告神奇地“丢失”了。
不幸的是,第二年他又一次发生坠机事故,虽然远没有上一次事故严重,但是那份要命的体检报告却因此浮出水面。唯一能让加兰德不被停飞的办法,就是他必须通过一次视力测试。于是,加兰德索性把视力表上全部的字母方向按顺序背了下来,通过了视力测试。

阿道夫·加兰德名扬西班牙

阿道夫·加兰德(照片6) 阿道夫·加兰德(照片6)
1936年7月,西班牙内战爆发,并迅速演变成一场国际冲突。苏联支持共和政府一方,而德国和意大利则成为佛朗哥国民军的支持者。战争爆发不到1个月的时间里,德国空军派出的一支由20架容克Ju 52/3m运输机、6架亨克尔He 51B双翼战机和85名空地勤人员组成的先遣队就已抵达西班牙。随后,意大利的飞机、轻型坦克和步兵,苏联的军事顾问、飞机、火炮和坦克,以及来自各国各种政治、宗教势力的志愿兵也都接踵而至,涌入西班牙。
德国空军派往西班牙战场的志愿兵组成了著名的“秃鹰”军团,拥有40~50架战斗机、40~50架轰炸机和100架用于对地攻击、空中侦察和联络的不同类型飞机。为了能够最大程度上锻炼队伍,提高实战能力,德国空军志愿者采取了轮流加入“秃鹰”军团,赴西班牙轮战的方式。
1937年,阿道夫加兰德志愿加入了“秃鹰”军团。他担任第88战斗机大队3中队中队长,该中队绰号“米老鼠”中队,装备有He 51战机,主要承担对地攻击和给陆军提供空中支援的任务。在西班牙战场上的实战证明,He 51在空战中远非苏制I-15双翼战斗机和I-16单翼战斗机的对手,但是用于对地攻击却得心应手。加兰德在西班牙战场上,特别是在阿斯图里亚斯、特鲁埃尔和埃布罗等地前线很快就打出了名声。到1938年年中,德国空军史上另一位著名的王牌飞行员维尔纳莫德士接任第3中队长时,加兰德已经完成了280架次作战飞行,他与莫德士后来成为挚友。
加兰德在对地支援战术上的创新引起了德国空军高层的关注,他被调到德国航空部,负责制定条例,组建近距空中支援部队,培训飞行员空中支援科目。

阿道夫·加兰德闪击欧洲大陆

阿道夫·加兰德(照片7) 阿道夫·加兰德(照片7)
加兰德一门心思想去驾驶战斗机,然而二战爆发的时候,他担任中尉中队长的德国空军第2教导联队4中队,装备的却是用于对地攻击的亨舍尔Hs 123双翼机。
1939年9月,德军闪击波兰,二战的序幕拉开。由于战争爆发的头几天,波兰空军的大部分飞机就都被消灭在地面上,因此加兰德他们在波兰上空几乎没有与波兰战机交手的机会,主要用于为陆军提供空中支援。随着一次又一次的出击,加兰德所部的前进基地不停地向前推进着,闪击战惊人的战争节奏令他无比激动。波兰之役,加兰德在28天的战斗中,执行了50次作战任务,被授予2级铁十字勋章
1939年10月1日,加兰德晋升为上尉。波兰战役结束后,他随部队移驻德国不伦瑞克休整,开始演练与伞兵部队的联合作战,为下一步的行动做准备。为了能够飞上战斗机,加兰德再一次“弄虚作假”,声称自己患有风湿病。经过一番努力,出于医学上的理由,他终于成功地被从负责对地支援的飞行部队调离,转隶第27战斗机联队,如愿以偿地成为Bf 109战斗机驾驶员。
1940年2月15日,加兰德来到27联队驻防的克雷菲尔德,成为联队部的一名副官。此时,西线战场正处于胶着状态,双方都按兵不动,航空兵也鲜有任务。5月10日,德军向西对低地三国比利时、荷兰和卢森堡发起进攻,战局突变。
1940年5月12日,在比利时列日西部地区,加兰德首开纪录,在与一个8机编队交手中,击落了2架战机。当天下午,他成功上演帽子戏法,再次击落1架战机。这3架被他击落的战机都是英国皇家空军的“飓风”战斗机,而他当时误以为击落的是比利时飞行员。1940年5月19日,他击毁2架法国波特兹63战斗机,跻身王牌飞行员的行列。
敦刻尔克之役,加兰德第一次与英国皇家空军正式交锋。1940年5月29日,他击落2架布里斯托尔“布伦海姆”轻型轰炸机。在敦刻尔克上空,他还首次击落了1架英国皇家空军的“喷火”战斗机。
1940年6月4日,德军攻占敦刻尔克,此时荷兰、比利时已经宣布投降,英军全部退守英伦三岛,法国完全陷入了绝境。1940年6月6日,加兰德升任第26战斗机联队3大队大队长。就在1940年6月14日接手大队长职务的当天下午,他就击落了1架“布伦海姆”和1架费尔雷“战斗”式轰炸机,这成为他在法国战役中最后的斩获。此后,加兰德所部主要的作战任务都是扫射地面目标。1940年6月22日法国战败投降,他个人战绩的总击落数是14架。

阿道夫·加兰德伦敦上空的鹰

阿道夫·加兰德(照片8) 阿道夫·加兰德(照片8)
7月18日,加兰德晋升少校军衔。不列颠空战期间,他率第26联队3大队参战,贯穿战役始终。到9月底,加兰德的总战绩达到击落42架,其中包括一些声名赫赫的对手。
1940年7月24日,他在英国马盖特北部击落英国皇家空军第56中队王牌飞行员约翰尼艾伦驾驶的“喷火”战机,艾伦在迫降时机毁人亡。4天之后,加兰德在多佛尔附近取得了他的第17个战绩,击落了英国皇家海军借调到皇家空军的王牌飞行员弗朗西斯道森-包罗驾驶的“喷火”。
8月1日,加兰德以其击落17架的战绩荣获骑士十字勋章。1940年8月15日,他在多佛尔与福克斯通之间击落皇家空军第54中队新西兰籍王牌飞行员阿尔迪尔的“喷火”战机,迫使其跳伞逃生。1940年9月24日,加兰德击落了皇家空军另一个著名飞行员,第17中队哈罗德伯德-威尔逊驾驶的“飓风”战斗机,得到了第40次击落战绩,伯德-威尔逊在跳伞逃生时严重烧伤。1940年11月1日,击落战绩已达50架的加兰德晋升中校军衔,并升任第26战斗机联队联队长。
加兰德被很多人视为德国空军里极具另类色彩的一个王牌指挥官。他总是喜欢在飞行时抽雪茄(他甚至还在战机座舱里放了个烟灰缸^_^),把越来越残酷的空中搏杀当做中世纪的骑士决斗,总是胆大包天的习惯性冒犯长官,甚至去激怒德国空军的最高领导人--帝国元帅戈林
不列颠之战,德国空军战斗机部队没有能够在英伦上空保护好轰炸机部队,使得英国皇家空军屡屡拦截得手,戈林对此曾经公然地提出了刺耳的批评。一次,戈林面对面地问手下的一线指挥官们,他们是否有什么需求?莫德士回答说,希望能有装备更大功率发动机的Bf 109战斗机。戈林点头允诺后,转过来问加兰德,“那么你呢?”一贯喜欢犯上的加兰德连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我想能给我的大队都装备上喷火!”
很多年后,加兰德在回忆录里称,在说出那句话时,自己也吓了一跳,他其实还是更喜欢Bf 109,但是他非常不满空军高层刻板的指挥和对战斗机部队缺乏理解,很多任务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加兰德出人意料的大胆胡言,当时把戈林气得说不出话来,一跺脚拂袖而去。

阿道夫·加兰德转攻为守

阿道夫·加兰德(中) 阿道夫·加兰德(中)
1941年初,随着春天来临,天气状况转好,德国空军转而更多地集中于夜间轰炸英国,而德国空军战斗机部队仍旧积极地夺取英国东南部地区和英吉利海峡的空中优势。从上一年的苦战中逐渐缓过劲来的英国皇家空军,由于德军昼间的大规模空袭日益减少,开始转守为攻,频频发动攻势。与此同时,希特勒把他的枪口从英伦三岛上挪开,瞄准了苏联。
1941年6月21日,加兰德在法国布洛涅东部击落皇家空军第616中队飞行员布朗驾驶的“喷火”,这是他击落的第70架战机。不过在战斗中,他也被皇家空军第303中队波兰籍王牌博莱斯拉夫德罗宾斯基击落,负伤跳伞。
不久,加兰德被授予双剑银橡叶骑士十字勋章,成为二战德军中获此殊荣的第一人。为了避免他发生意外,希特勒戈林明令禁止他再升空执行作战任务,但是加兰德完全漠视禁令,仍旧不断刷新着个人纪录。
就在加兰德被击落的第二天,1941年6月22日,德军全线发动“巴巴罗萨”战役,闪击苏联。德国空军主力投入到东线战场,西线仅留下2个战斗机联队转入防守,第2战斗机联队负责从法国塞纳河南部地区到法国西北部重镇瑟堡的空中防御,加兰德的第26联队则负责从塞纳河北部到荷兰的防御。英国为了支援新盟友苏联,不断向法国北部施加压力。1941年剩下的时间里,英国皇家空军发动了一系列攻势,持续在昼间空袭西线德军。
1941年8月9日,在英国皇家空军对法国北部城市贝蒂讷发动的一次空袭中,26联队宣称击落3架“喷火”战机,其中1架是由皇家空军著名王牌指挥官,坦米尔联队联队长道格拉斯巴德驾驶的。巴德在皇家空军素以其坚忍顽强、不可战胜的硬汉形象著称,他在1931年12月的一次飞行中失事坠机,双腿截肢,本已退出空军现役。大战爆发后,他再次加入皇家空军,击落德军飞机23架,在皇家空军二战个人战绩排行榜上名列第五。 巴德在座驾被击中后,成功跳伞,被德军俘获,他的一条假腿在座舱里被卡住,随战机坠毁。加兰德对巴德可谓是英雄惺惺相惜,巴德被俘后住在法国圣奥梅尔的医院里养伤,加兰德让人通过无线电与皇家空军联系,提议允许英军派1架飞机来为巴德送新的假腿。皇家空军如约而至,不过为了不给德国人借机宣传造势的机会,皇家空军在由1架“布伦海姆”轰炸机空投下新的义肢同时,也发动了一次新的轰炸行动。
在重获义肢的巴德即将从医院转往德国的战俘营之前,加兰德和手下飞行员们将巴德邀至26联队基地,盛情款待,礼遇有加。

阿道夫·加兰德其他信息

编辑

阿道夫·加兰德最高功勋

1941年11月17日,德国空军兵器署署长乌德特上将自杀,加兰德赴柏林参加葬礼并为他执绋,一同执绋的还有其它五位战功彪炳的战斗机飞行员。就在返回法国的途中,加兰德接到战斗机兵种总监默尔德尔斯上校飞机失事罹难的消息,在参加完默尔德尔斯的葬礼之后,加兰德被告知,他将接手默尔德尔斯的工作,继任战斗机兵种司令的职务。12月6日,联队的交接仪式在帝国元帅戈林参加的情形下举行,加兰德当时共击落94架敌机,为西线战场之首席。
加兰德的JG26联队长职位由希普菲尔少校(MajorGerhardSchoepfel,总击坠数45架,获骑士铁十字勋章)接任,加兰德同时晋升上校。1942年1月28日,加兰德成为全军第二位获颁最高功勋——钻石佩剑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的军官。

阿道夫·加兰德军事建议

1942年3月,初任总监的加兰德策画了一次战斗机掩护行动(OperationThounderbolt),要掩护德国海军三艘主力舰(战斗巡洋舰沙恩霍斯特号Scharnhorst,战斗巡洋舰格内森瑙号Gneisenau、重巡欧根亲王号PrinzEngene)由英国的布列斯特港出发。身处高位后,加兰德渐渐不满於希特勒的刚愎自用和不当指挥,特别是Me262的使用上,和戈林的冲突也越来越大。加兰德因为被解职,而得到了成立他自己的Me262中队的机会。他的中队成员包括格尔德。巴克霍恩,瓦尔特。克鲁平斯基,海因茨。巴尔,埃里希。霍哈根,京特。吕左,威廉。赫格特,个个都是得过骑士铁十字勋章的王牌。1945年4月26日是加兰德最后一次参与战争,在击落1架轰炸机后,被护航的P-47D击中迫降,总击坠数104架。战后,加兰德接受了贝隆总统的邀请,在阿根廷建立了一个航校训练飞行员。致命的米老鼠加兰德著名的机身标志是一只抽雪茄的米老鼠,米老鼠左侧是JG26的徽章,下方是JV44的徽章,表著曾任这两个联队的指挥官的加兰德。他的梅塞施密特是全德国空军中唯一装有雪茄点火器的战斗机,并加装了一个雪茄匣,让他在使用氧气面罩时能把雪茄放进去。
当时,加兰德手头上的JG2、JG26只有250架一线战斗机,但加兰德在妥善分配手上的战机后,仍然圆满地达成任务,三艘主力舰完全未受到英军空中攻击的损害,抵达易北河口。与日后受到希特勒、戈林的多般干扰比较,加兰德自称此段时期是他事业的巅峰期。1942年11月19日,加兰德晋升为少将(Generalmajor),以30岁之年成为当时国防军中最年轻的将军。在三周之前,也就是10月31日,加兰德家三兄弟中排行老么的保罗·加兰德少尉作战阵亡。当时在JG26联队第8中队(8./JG26)任飞行员的保罗,自1941年参加战斗至阵亡之前,共击落了17架敌机。加兰德的另一个弟弟,威廉·斐迪南德·加兰德(Wilhelm-FerdinandGalland)同样也在JG26联队服役,在海峡前线曾官至第2大队(II./JG26)上尉大队长,于1943年8月17日在拦截美军轰炸机队时被击落阵亡,他总共击落55架敌机,已颁骑士铁十字勋章,阵亡后晋升少校。
1943年5月22日,加兰德在奥古斯堡试飞了Me-262V4原型机后,对其赞不绝口,并留下了一句“就像天使在后面推送一样!”的试飞感言,并提出要求大量生产以对付仍在使用活塞式发动机的同盟国空军。然而喷气引擎的生产却一直跟不上来,而Me-262也缺乏发展成熟所需的缓冲时间,因此直至1944年底,Me-262才正式进入实战阶段。在这段期间,加兰德原本搭乘的西贝尔Sh-104联络机,也因盟军飞机在德国领空出现频繁而换成Fw-190A6战机,加兰德有几次还趁机偷偷驾机去击落来犯的盟军轰炸机。加兰德在大战的后期多次与希特勒、戈林为了德国空军的生产、配备、调度、使用而产生争吵。在1944年底,加兰德一度被戈林逼得几乎自杀,但是斯佩尔(AlbertSpeer)去面见希特勒并告知元首这个状况,最后是希特勒在半夜打电话给盖世太保们,停止了包围加兰德的住宅并委婉地请求加兰德千万不要自杀。最后,希特勒坚持让加兰德自己验证他一直强调的喷气机的价值。元首给了加兰德一个喷气战斗机中队,他和戈林、希姆莱一致希望加兰德会在空战中阵亡。这个中队于大战结束前的一个月——即1945年3月31日——开始迎敌。而早在该年1月,加兰德便已卸除战斗机兵种总监的职务,由戈登·格罗布(GoldonGollob)上校接任。

阿道夫·加兰德担当教官

加兰德将这个中队命名为第44中队(JV44),是因为在西班牙内战中,德国空军的第88大队(J88)为德国的空军史写下了历史性的一页,而44恰恰是88的一半,加兰德希望JV44要是能有J88的一半成就他就心满意足了,也希望能够在战争的末期能再次唤醒德国空军的光荣。加兰德自任中队长,而麾下的飞行员许多都是赫赫有名的人物,许多不讨戈林欢心的联队长、大队长们,都前来参加这个中将所领导的喷气机中队,较著名的有:约翰内斯·斯泰恩霍夫上校(JohannesSteinhoff,178架,佩剑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海因里奇·贝尔中校(HeinrichBaer,221架,佩剑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鲁佐上校(GuentherLuetzow,110架,第二位击落100架者,佩剑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巴尔克霍隆少校(GerhardBarkhorn,301架,佩剑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柯鲁平斯基上尉(WalterKrupinski,197架,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霍哈根少校(ErichHohagen,55架,骑士铁十字勋章)、何格特少校(WilhelmHerget,夜战单位,73架,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施奈尔少校(Karl-HeinzSchnell,72架,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这些德国空军著名的空战英雄在战争的最后一个月内所作的努力后来成为Me-262的传奇之一。
加兰德在JV44时驾著Me-262击落了7架敌机,使他的总数达到104架。1945年4月26日,加兰德在击落他的第104架——一架A-26入侵者攻击机后,被美军的一架P-47击伤,加兰德飞回机场迫降,并因受伤而住院脱离战斗。十天后德国投降,加兰德最后的总出击数是705次。

阿道夫·加兰德战后生活

阿道夫·加兰德之墓 阿道夫·加兰德之墓
加兰德灿烂有如彗星的军事生涯也随着德国战败而告一段落。当时他在巴伐利亚,向美军投降。他对自己未来的命运无所畏惧,并表示希望与其他数以百万计的战俘受同等待遇。不过在他率部投降前,已下令把所有的Me262都焚毁。
作为一位著名的优秀飞行员,美军把他用飞机送到英国。在接受审讯时,一名审讯官突然自我介绍是加兰德的“旧识”,使他大吃一惊。这位美国人在战争初期是一名派驻柏林的新闻记者,曾经参加戈林为加兰德表彰功绩的记者会。在宣传机器全力赞美之下,这位空中英雄的名誉被拉抬到最高点,成为官方塑造给外国媒体的德国战斗机飞行员典范。当时这位年轻的记者曾访问飞将军加兰德——如今却变成审讯战犯加兰德。
加兰德坐了两年牢,在这两年中他逐渐拟出了自己未来的计划。他没办法继续在德国驾机飞行,因为国土已被战火摧毁殆尽,上百万难民涌入大城市。同时由于德国的一分为二,使得东德民众掀起了一股向西迁移的难民潮。
出狱之后,加兰德回到德国。1948年初,他得到消息:阿根廷空军有意借助他的经验。同年11月,加兰德赴阿根廷,在那儿遇到了许多老朋友,包括著名的轰炸机飞行员包巴哈(WernerBaumbach)与福克沃尔夫飞机公司的名首席设计师谭克(KurtTank)教授。加兰德与阿根廷空军签下顾问和约,协助阿国改善其防空训练。六年半后,加兰德回到德国——其实他在阿根廷的工作环境令他非常愉快,原本还想继续久留,但是阿国政治环境改变,迫使他只得作罢。
这时西德的政治气候也已改变,在冷战之下,政府致力于重建一支新的国防军,空军自然也包括在内,负责重新建军的国防部长布兰克(TheodorBlank)与加兰德联络,他提及建军计划,并听取他的意见。布兰克决定要聘加兰德为新成立空军的总监,但是事情的发展却有了变化:在法国鼓吹下,“欧洲防御同盟”(EVG)成立了,而加兰德对此表示反对,因而不愿就任。1956年,布兰克下台,由施特劳斯(F.J。Strauss)接任国防部长,施特劳斯任命卡姆胡伯(JosefKammhuber)为空军总监,卡姆胡伯将军过去是德国空军掌管夜间战斗机作战的指挥官。
加兰德回顾这段往事时并无悔意:“我干不来他们要我去做的那些事,一切都是仓促决定,毫无章法,而且在空军建军的过程中有太多的政治性妥协。”“空军根本就是在缺乏心理准备下重建的。没人去讨论上次大战中得到的教训,大家崇尚纸上谈兵。一直到斯坦因霍夫(Steinhoff)、特劳洛夫特(Trautloft)、拉尔(Rall)、潘尼契基(Panitzki)、克鲁平斯基(Krupinski)等优秀战斗机飞行员逐渐发挥了他们的影响力,这个情况才有好转。但一开始实在令我不满意。”
对加兰德而言,问题是,该做什么工作?答案是:什么都不用。他已经和航空工业建立了联系,在一家位于杜塞尔多夫的工厂任职。两年后他与公司脱离合作关系,改在三家航空公司担任顾问与董事之职。
加兰德可能是二次大战飞行员中,在战后享有最高国际荣誉的,他在全世界都享有赫赫大名,往来全球航空界会议,接受颁奖与发表演讲。他成为只限飞行员参加的飞行俱乐部“国际名人会”(TheInternationalOrderofCharacters)的荣誉会员。在西德境内,他也是战斗机飞行员协会的荣誉会员。他经常架着他的单引擎美制毕琪(Beechcraft)公司制小飞机“波南查”(Bonanza)往来各地,而不搭客机——他自己的解释是:他习惯于只靠一具引擎飞行。
加兰德的传记《铁十字战鹰》在五十年代出版,国内亦有将之译成中文。1996年2月,加兰德因病逝世于德国家中,享年84岁。
阿道夫·加兰德(照片1) 阿道夫·加兰德(照片1)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词条标签:
政治人物 将领 外国历史 外国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