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物勾妞成瘾

编辑:自己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08 22:15:59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信息栏,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大人物勾妞成瘾是一部书籍,属于 其他类型,作者暮阳初春
书名作者类别作品状态
大人物勾妞成瘾[1]  暮阳初春其他类型连载中

大人物勾妞成瘾内容简介

编辑
她是红三代之后,天之娇女的身份,却因母亲出事,后母登堂入室而颠覆!
父亲指着羞答答的女人,对她说:“她是我遗落民间的明珠,你姐姐,好好待她!”
人前,她很清纯,众人眼中遗世孤立的白莲花。
人后,脸孔扭曲,阴险无比对她说:“米飞儿,是你占据了我原本该有的位置,所以,你有一样,我就抢一样。”
原来,口口声声爱她入魂的老公早已与她,背地里乱搞,甚至搞出了一个四岁大的私生女!
那一刻,梦碎心碎的她跑到酒吧买醉,挑了一只‘牛郎’,尝了一夜出轨的滋味!
人民大会堂里,望着那位飞扬跋扈,笔挺军装,俊美轮廓,正做着军事演讲的男人,手心浸着冷汗,整个人完全石化!
牛郎也会做报告?当知道他真实的身份,是跺一脚,也会让皇城根儿抖上三抖,正师级大校!
如此牛逼雷人的身份,而她还把他给当“牛郎”睡了,几乎是落荒而逃!
再次邂逅,她正奉命追捕一名逃犯,逃犯被车撞死,她指着司机破口大骂,心里窝火,拿了铁锹将车牌号是88888的轿车挡风玻璃砸过稀巴烂!
嚣张的她看到司机后面那张铁青的俊颜时,脚底抹油急溜,一支手臂紧紧地拽住了她。
“砸坏了我的车,怎么赔?”
“赔你妹。”不经大脑脱口而出。觉悟再次招惹大人物捂嘴之时,悔之晚也。
“用你赔!”男人霸气一喝,浅眯的瞳仁流转捕猎之色,强拽着她,抓上了238号战斗机,强行掳她陪他参加邻国军事访问!
知悉他的姓氏,性情逆转,与他勾搭成奸,誓要尝一尝报复那对渣夫渣妇爽快的滋味!
她说:“宝宝,我是白雪公主!你做白马王子好不好?”
他答:“不,娃娃,我愿做忠犬,誓护你一生。”
【诱惑篇】
晴空万里,238号战斗机不停在白云中凌空颠跛穿梭!
此刻,飞机上正上演着激情暖昧的戏码!
女人扯住了男人白色军装的一角,‘兹嘶’一声,军装破裂!
镶着美钻的指节从喉结处不期然划落,粗砺大掌一抖,机身下坠至少十米高度!
下腹一紧,神彩飞扬的神情一凛,男人咬牙冷喝:“该死的……”
玉指扯一颗碎了金的菊花奖章,塞入男人嘴里,阻此男人接下来想爆的粗口!
直接将她压下,机身迅速下坠,机舱开启。
气急败坏中,男人强势揽她入怀,迅速跳下,不断飘坠的磨菇,‘俯卧撑’节凑继续上演!
这女人,不想要命了!
【反击篇1】
焰司令寿宴上
与渣夫狭路相逢,她挽着一身蓝色短袖军装,狂肆邪美的男人出现在渣男面前。
渣男面色铁青,凝望向男人的眸光几乎成了两柄利箭,恨不得在她们身上戮几个窟隆,银牙咬啐:“原来,你们早在一起了?”
“是。”她果断阴狠地答。“前夫,近来安好?”
“真是贱人一枚!”渣男嘴角抽搐冷嗤!
“怎么说话的?对婶子礼貌一点。”俊男满面威严,出口的话大有家长风范!夹含浓烈警告。
“宝宝,昨晚,一千个仰卧撑棒极了,有人简直是望尘莫及!”玉指轻磨娑着男人肩膀上菊花奖章暖昧轻笑。
“娃娃,今晚,来三千仰卧起坐,可好?”
渣夫面色瞬间成了猪肝,米朵儿笑得连脸都整个抽筋,回身,她勾住了男人脖子,献上了火热的双唇。
渣男望着甜蜜叠影,三千个仰卧起坐?他快吐血而亡了!
【反击篇2】
听闻她出事,大掌颤抖,驾驶的238号战斗机差一点坠下云层,化为灰烬!
风尘仆仆归来,男人紧紧一把揽过数月不见的女人!
“宝宝,你回来了?”
“宝宝,吃奶。”
女人的奶声奶气,让男人冷入心扉,望着女人痴呆表情,迷茫眼神,男人的心狠狠揪痛了一把。
“宝宝,她给我打了针。”
被指的白莲,瞬间,花容失色,扑上来拉住男人衣袖,疾呼:“四叔,枉冤,我没有。”

大人物勾妞成瘾初章试读

编辑
第1章 她是浅姨!
挺直的脊背,虽孤傲,却带着一抹前所未有的凄苍,脑中不断地回旋着那让人痛苦不堪的画面!还有那张清纯如水的脸孔。
风呼呼从耳边刮过,冷气灌入她嘴里,压得飞儿肺部好疼!
当她越过一条斑马线,象疯子一般穿梭在车流中,一道刺耳的紧急刹车乍然在耳边响起,紧接着,一记怒斥从头顶辟里叭啦盖下:“搞什么?不想活了。”
重载车开走了,飞儿仍然站在原地,身子发抖,脑子浑沌,犹如正做着一场恶梦!
“米检!”身后传来了小李惊惧的疾呼声!小李当然也看到了刚才的一幕,差一点,米检就成车下亡魂了。
“不要追过来。”回首,望着小李,她冲着离自己不到五米远距离的女人怒斥!不要追过来,这个时候,她米飞儿最不需要的就是同情与怜悯。
昏黄的路灯灯光打照在她的脸蛋上,让她一张玉容看起来是那么苍白无助!
小李从未见过这样的米飞儿,所以,心口一滞,喃喃劝解:“米检,男人有时候需要逢场作戏!”
逢场作戏?这个词语说得真好,清滢的水眸渐渐溢出一抹苍凉的笑意!
没有一句解释,甚至还有一丝的示威,这么大半天也不见追出来,是逢场作戏吗?
抿着红唇,她没再看面色焦急的小李一眼,拔腿奔过了大马路,在一则广告灯箱旁停驻,广告灯箱上是一对身穿礼服的男女,女人身披一套洁白婚纱,无肩裸背,戴着白手套的修长指节上,是一枚闪闪发光,璀灿蛰痛人眼眸的钻石戒指,与男人食指上正好配成一对,在灯光的映衬下,相得溢彰,男人的头发做的很有型,挑染成了淡淡的橘色,男女均是漂亮的侧颜轮廓,男人勾着女人小蛮腰,深邃的瞳仁流露出深烈的深情。
视线落定在了那一排极细小的字体上:“美人如画,江山如梦。”
在这男人的眼中,江山如梦,美人才是他穷尽一生想要追求的,多么令人向往的爱情!曾经,焰东浩望着她的时候,眉与眼也会流露出这样的深情与痴恋,只可惜,如今细想,所有的一切已成了过往。
“飞儿,这辈子,对你,我不离不弃。”
“飞儿,你是我这一生的梦所归依。”
想着曾经的海誓山盟,米飞儿眼睛里的视线模糊一片,她死死地咬住唇,不让自己哭出来,跑进了车库,开出了自己那辆火红色的坐骑!
操作台上的油表呼啦啦地转动,她将油门踩到了底,车子象一只敏捷发怒的野豹一样,在Y市中心地带狂飙,就如火红色的轿车失去了人为控制一般!
为他倾尽所有,却得这样无情的结局,他玷污了她们的感情,她的爱,她的人生就是一场笑柄!死命咬紧牙关,双眸狠狠地直视着前方,脑中回旋的激情视频,如一只无形的手掌,紧紧地卡住她的脖子,让她不能呼吸,让她快要因窒息而亡,她需要发泄,要不然,她的头,她的身,她的心,都会在倾刻间整个爆炸……
Y市南岸的花江小区,纯白色的花洋别墅位于东江河畔,父亲之所以把房子买在这儿,只因当年母亲随口的一句话:“笛豪,江畔风景宜人,能够看到美丽日出日落!”
第二天,父亲就让人购置了那座美丽的江畔别墅,在百忙中抽出时间,亲自监督工人装修完工,瞧,父亲多么深情,多爱妈妈!
火红的车身一路狂飙,似箭一般驶进花江小区,熄火,下车,动作一气呵成,晚风将她满头乌黑秀发扬成了一个漂亮的弧度又落至肩头,带着一丝如她一般干练利落!
“大小姐,你回来了?”管家刘伯听闻汽笛声,及时迎上来,只是,面部线条崩得有些紧,神色也极其不自然!
钥匙扔给了刘伯,纤美的身姿步入客厅,刚至玄关处,就有一阵暖昧的声音长了翅膀飞进了她的耳朵,女人的娇吟夹杂着男人喟叹,以及如野兽低低的嘶吼……
“刘伯,是谁在播放这样的……?”
肯定是佣人们暗地里见父亲不在家,所以,就悄悄播放这样伤风败俗的三级片。
‘影片’两个字是硬生生卡在了喉咙,再没说出来了,由于她的打扰,沙发上正在缠绵拥吻的两人,如一对惊弓之鸟迅速地弹跳开,女人的眼睛张得比铜玲还要大,火速扣着被解开的领子盘扣,雪嫩的肌肤上,暗红色的齿印是那么醒目!
女人身上穿着一件红艳艳的大叉口旗袍,因为刚刚的撩拔,旗袍几乎被撩到了大腿上端,几乎能看到底裤,是纯黑色的,脑后的发髻因刚才激情散落至两鬓。红嫩的唇瓣有些肿胀,可见他老爸有多么地猴急?女人看起来很年轻,可是,眼角的鱼尾纹出卖了她,让人一看就知道她实际年龄有多大!
“大小……姐。”刘伯刚想上前拦住她,可惜,终究是慢了半拍,焦急地暗忖,让大小姐知道也好,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
付笛豪先是错愕,再是惊讶,最后眼底涌出的是复杂之色。
怔疑只是瞬间,眼前激情缠绵的一幕,如一块将熄的碳落至她的喉咙口,痛到无以复加,艰难地吐出一句:“爸,她是谁?”
“飞儿,她是我的新婚妻子,白浅,你要叫浅姨。”
付笛豪皱了一下眉头,然后,面不改色地向女儿介绍。
哈哈哈!这么伟大的壮举,父亲为什么不通知她一声?新婚妻子?他到底有多爱这个新婚妻子?如果她不打扰,他可能已经剥开了女人身上极妖娆的大红旗袍,不顾一切,就会在客厅上演香艳刺激的活春宫了吧!
到底走了什么厄运?让父亲与焰东浩同一天出轨,同一天背叛妈妈与自己。
望着父亲,飞儿发出阵阵冷笑,心,一寸寸地浸入苍凉,渐渐地,嘴角的弧度倏地冷硬:“凭什么让她代替我妈,成为这个家的女主人?”
掷地有声地质问,见男人沉默不语,米飞儿彻底地怒了,刚才,她还在想着,妈妈逝世了三年,而他的父亲,却整整守了她三年牌位,她以为,这一生,父亲都会守着妈妈的牌位过下去,然而,她错得太离谱,原来,在这个世界上,长情的男人终究早已全部死光。
“飞儿,你妈都死了三年了,我也是一个男人,商场上竞争激烈,我压力也大,也有正常的……”
付笛豪试着向女儿解释,只是,向来,男大避母,女大避父,这种私密问题还真不好当着女儿的面讲!
更何况,还当着佣人刘伯的面儿……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非文化 文化